离职招商加盟员工爆内幕:她下不了手的六旬老人,被同事割了4万物料

加盟费、装修、物料步步坑钱。

“上次你没有接待的那个老头,在我手里买了4万元的物料呢!你自己算算这得多少提成?错过了多可惜啊。”

“不可惜,本来我就要离职了,留给你不是更好吗?”

2018年的冬季某天中午,赵莉一边笑着回应替自己可惜的同事,一边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是赵莉彻底离职前的最后一天班,同事替她可惜失去了几千元的提成,但赵莉却觉得这是好事儿。

当时,赵莉在一家叫上海YLH(为保护当事人隐私,该公司名称选取拼音字母代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加盟招商公司上班。

她同事嘴里的“老头”是个年近6旬的老大爷,无儿无女,先开了一家冰激凌店,后因无力经营店铺倒闭,亏了几十万元,然后不死心,又加盟了YLH旗下的一个奶茶品牌,先期投入了十几万元。

赵莉的任务是让老大爷再追加买4万元的物料,但赵莉觉得自己做不到,干脆将这个客户转交其他同事去对接。

“我不能坑那些老人,我也不想在那些割韭菜的加盟公司工作了,那种良心的谴责,会让人做噩梦的。”赵莉说。

外表华丽,内部疮痍

赵莉在2016年来到上海,因为热爱餐饮,选择进入了一家品牌招商加盟公司(下文以X公司指代),“现在回想起来,X公司算是比较正规的了。”赵莉说。

在X公司工作将近一年后,赵莉觉得对餐饮算是有所了解,就辞职和朋友开了一家奶茶店,店铺稳定后,赵莉因个人发展受限,便辞去店长,再次重新找工作,于是在2017年年末去到了YLH,工资待遇是5000元底薪加提成。

赵莉告诉探案:“我的主要工作是客户签下一个单店以后的后期服务工作。比如有一个客户原本只签了一个单店,我负责去对接装修登记设备。期间,客户觉得公司和我都还不错,想升级成为区域代理,那么我就可以拿到他升级区域代理后的提成。”

刚入职时,赵莉是开心的。她告诉探案,公司地点在上海松江某园区,装修的特别高大上,尤其是餐饮样板间,虽然不对外营业,但包装也特用心。公司很多招商经理,每天都会有很多客户来公司考察,签约成功率很高,所以赵莉拿提成的机会也多,月均收入很快过万元。

但是在工作了几个月左右的时间,赵莉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公司有负责技术、售后、招商的团队,但是在客户量比较大的时候,还要从外面别的公司临时找招商过来,以及外聘售后。赵莉觉得,这种做法对客户不太负责。

随着时间的推移,赵莉越发觉得不对劲儿了:一个新品牌的创立到消失实在太快。

“我们5月份推出了一个新品牌,开始不断招商加盟,结果到了10月份,这个品牌就停止运营了。这不是典型的快招公司吗?”赵莉回忆。

2018年10月,公司进来了15个左右的加盟商,说因为物料过期,招商时的承诺都没兑现,要求公司退还加盟费。赵莉记得那是一个下午,本来是快要下班的时间,公司突然冲进来了一批人,他们都神色愤怒,年纪都在三十岁上下,最大的有几个四十几岁的男人。

赵莉是对接那批加盟商的员工之一,赵莉告诉探案,其实公司对此早有准备,因为已经提前安排了小号在客户群里当卧底。所以,公司应对加盟商的方式很从容:

第一天特意没有跟加盟商沟通,只是安抚后就让加盟商等着。到了第二天公司才派人和加盟商谈判,公司提出对过期的物料进行更换为解决方案,但加盟商依然坚持要退还加盟费。

双方不欢而散,而加盟商们在公司附近住了几天后,也因无可奈何而离开了。这场风波对公司来说虽然“有惊无险”,却在赵莉的心里埋下了离职的种子,直到遇到文章开头说的老大爷,赵莉坚定了离开的决心。

离职招商加盟员工爆内幕:她下不了手的六旬老人,被同事割了4万物料

割韭菜,他们是专业的

赵莉告诉探案:“我猜应该很多加盟商老板都不知道,一些品牌招商加盟公司其实就是快招公司,从你交加盟费开始,到培训、装修、物料到处是坑,步步惊心。”

根据赵莉的描述,这个流程有四个节点:

1.加盟费:报低价引君入坑

赵莉回忆,快招公司对加盟费的说辞都是有基本套路的。

有的招商经理,会给客户很好的承诺,比如说客户的预算是10万元钱,招商经理会告诉客户加盟费只要几万元钱,然后再加上装修,首批物料,这些东西设备再算起来,20万元就可以开下来一个店铺。

但实际并不是这样的,招商经理会想尽办法让客户多掏钱。

比如说一个单店加盟费有5万元、8万元、10万元、15万元等规格,像上海这种一线城市城区和郊区差别就特别大,招商经理在一开始会说加盟费只要5万元,如果一个客户比较容易就同意了,招商经理就会觉得这个人有钱,可以被宰,然后就开始给客户加码。

一般情况下,招商经理会问这个客户要不要做一个区域代理。赵莉介绍了招商经理的话术:就拿上海来说,如果把静安区的区域代理拿下来,交够25万区域代理费后,任意开多少店都可以。如果有其他人来区域内开店,可以拿到那个人代理费的70%作为返点。

离职招商加盟员工爆内幕:她下不了手的六旬老人,被同事割了4万物料

赵莉说,她见到很多加盟商都是原本打算是开一个单店的,后来一下子签了三四个区域代理的,砸出去上百万元,最后追悔莫及。

而如果客户的预算确实有限, 招商经理会见风使舵,顺着客户说开一家店就足够了,目的就变成了赶紧让客户掏钱成为加盟商,反正后续还有大把薅羊毛的机会。

2.培训:挂着服务的羊头打着让客户多掏钱的主意

客户在交钱成为加盟商后,紧接着的环节就是培训。赵莉说,正规的快招公司一般会选择有经验的行业资深人士作为老师, 但很多快招公司的培训师很可能是刚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

拿选址来说,他们所谓的协助选址实际上就是去58同城等网站去看哪个商铺有出租,然后直接电话问,问完后就告诉加盟商,哪里有个商铺的位置不错,你去看看。

但这些所谓的选址老师自己对该地的流量、人群消费能力等必要因素都不知道。“我原来的公司就找了个文员做选址老师。”赵莉回忆。

尽管公司对选址这些实际经营的要素不上心,但是对如何让加盟商尽快掏钱却有一套专业的系统。

赵莉告诉探案:一般在加盟商参加培训的时候,培训老师就会问一嘴物料定了吗。如果加盟商回答没有定物料,培训老师就会让加盟商把所有东西学一遍,学了之后让加盟商自己挑选一下,觉得哪些产品可以,想上哪几款产品,加盟商选定了后老师就会告诉加盟商那些产品需要哪些物料,并催着加盟商订货。

“一般来说这个时候加盟商已经选好地址了,负责人会对商家循循善诱,说‘你现在把物料定了之后,因为物料发货周期是21天,你得想一想现在培训结束之后,是不是马上就要回去装修了,装修花半个月是不是刚好?等你装修完了,如果设备和物料都到场了,是不是可以拿两三天出来练练手之后就可以开业了?’”赵莉说。

很多加盟商一听,表示确实是这个道理,一下子物料和设备就都定好了。赵莉表示,到这个时候,其实加盟商对公司的感觉还特别好,觉得公司给自己提供了很好的建议。但等加盟商开业之后,过期的物料、后续“服务”就会暴露了快招公司的贪婪本质。

3.装修:文字游戏的背后是一软一硬两大坑

赵莉认为:装修是快招公司在加盟费后的第二个坑钱点,这里面有一明一暗两个坑。

硬坑是设备费。在招商时公司会告诉加盟商送设备,但这只是一个鼓动加盟商交加盟费的手段,实际送的设备可能只是一些茶桶、电磁炉之类的基础配件,但一些重要的设备,如收银系统、制冰机、冷冻柜、冷藏柜、操作台等等,都要求加盟商额外购买,而且要么指定品牌、要么从公司购买,而加盟商从公司购买的价格往往远高于市场价。

探案以往的报道也印证了赵莉的说法。比如在《加盟商3个月亏55万,国漫“大圣归来”成奶茶招商套路帮凶》一文中,提到:

王刚告诉探案,加盟之前公司说他们设备只要2-3万元,但到了学习的时候公司让他们订的设备,光一个咖啡机就要12,000多元,一个泡茶机9800多元,整个设备费花了将近5万元。

后来,王刚通过公司发来的咖啡机包装上的x公司(应采访者要求隐去名称)的地址和联系方式,查到凌尘卖他们的12000多元的咖啡机,x公司的出厂价只要8000多元,经销商价只要10000元左右,如果大量订货价格只会更低。

软坑就是软装修。

赵莉告诉探案:很多加盟商在签合同的时候并没有注意软装修的规定,公司在签合同的时候也不会跟加盟商提到这些,只是会一语带过。

“但合同里其实规定的很细,比如店铺广告字体,公司对加盟商门店装修使用的材质、颜色、大小都有详细的规定,但内容同时不会很明显,很多普通人可能单独自己看也不太看得出来。”赵莉说。

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加盟商没办法自己找到合适的装修材料,往往只能通过公司指定装修材料,当然,价格也远比自己装修要高。

4.物料:不但贵,甚至还拿过期产品以次充好

赵莉告诉探案,在公司工作时,曾经发生过加盟商投诉公司发过期物料的状况。这背后原因很可能是,公司自己对供应链几乎不存在有效的管控。

正规的品牌招商加盟公司往往会有自己的统一仓库,物料也会有自己的商标。而YLH的物料既没有商标覆盖,供货地也不统一,比如有个加盟商一共下了5万元钱的货,但他可能收到五六个快递物流,今天从秦皇岛来一批茶叶,明天从河南来一个杯子包裹,后天的话从山东来一批果汁。

赵莉自己也和原材料供应商打过交道。她告诉探案,很多原材料商表示如果订货公司达不到一定的起订量,就不会去做贴牌,不会给贴上该公司的logo和商标。YLH在收到加盟商的钱之后,才会去找不同的公司去下单,同时因为品牌迭代太快,订货量不稳定,所以品控难免保证不了。

离职招商加盟员工爆内幕:她下不了手的六旬老人,被同事割了4万物料

离开YLH后,赵莉的新工作就是负责原材料对接,对这一块有了更深的认识。

“一些快招公司给加盟商提供的茶叶,一般卖七八百甚至一两千的都有,但实际上成本价很低,比如我接触到那种原材料厂商,三四百就买得到(出于行业机密考虑,赵莉始终不提具体单位)。再比如某知名奶茶品牌的那种冰淇淋甜筒的核心原材料,快招公司给加盟商的价格是200块钱一包,但厂家出货可能也就20多块钱一包,相当于翻了10倍。”赵莉说。

赵莉总结:事后诸葛亮的看,快招公司的特点很明显,但就连自己都要在深入工作一段时间内后才能认识到,就别说加盟商了。所以对于加盟商到底如何避开快招公司,她也很困惑。而自己面对那些老板的时候,非常愧疚和难过,实在受不了良心的谴责。

在和赵莉了解完事情的经过以后,探案编辑以求职的名义在boss直聘上联系了YLH公司,在约面试的地点的该公司的人事给出的地点,却是在另外一个名为上海麦食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地方,该地位于上海市青浦区,人事表示工作地点会根据项目在松江和青浦两个地区。

同时,河北秦皇岛有一家同名公司,企查查显示法人和上海YLH相同,一位品牌招商加盟的业内人士告诉探案:“秦皇岛有很多快招公司。”

但等到2021年1月,探案编辑再次通过BOSS直聘搜索该公司时,却找不到YLH公司和上海麦食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联系方式了。

截止发稿日,探案编辑通过BOSS直聘发现与该公司同名同法人的公司,开在了上海普陀某地,并且新创了一个品牌,正在招聘销售顾问等职业。

本文来自商业街探案 ,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安珀新消费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