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巍:卷入红尘这一年

一个人,从一个边缘的世界进入一个喧闹的世界,会经历什么呢?重新燃起的欲望,关于情感,关于“事业”。代价是什么呢?被利用,被争夺,被误解,被批判。因为命运的偶然馈赠,他得到了渴望的深情,但又失去了;他得到了与家人言和的机会,但又产生新的矛盾。现在的“流浪大师”沈巍,时常处于愤懑之中,时常与人争执。一个冲突时刻,他重新反思自己的人生:“我现在所得到的东西,跟我得到的苦恼和痛苦,我看起来一点都不值。”

撰文丨袁琳

摄影丨冯海泳

编辑丨金赫

出品丨腾讯新闻谷雨工作室

 

沈巍没笑

饭局进行到一半,开始拍照。“来!老师看镜头。大家一起喊:陕西是你家,欢迎再回家!”沈巍坐在一张偌大的圆桌边,平静地看着前方,眼神空洞,看起来有些冷淡。

情绪有些不对。粉丝们纷纷收起刚刚还在对着沈巍脸直播的手机,围到他周围,把他簇拥到正中间。这群人里,有的是熟面孔,沈巍能叫出他们的网名,有的第一次见。屋子里的喧闹被按下暂停键。

这是沈巍没有直播的第五天。他感到很累。11月25号晚上,由于即将离开西安,沈巍参加了陕西粉丝为他准备的这场欢送宴。“为了让老师体会到家的温暖”,欢送宴安排在一个粉丝家里。前来送行的有二三十人,满满当当挤了一屋子,并不都是西安的,有的甚至从外省赶过来。

“老师没笑。不行,再来一次!老师笑一下。”拍照的人喊。沈巍还是没笑。他勉强地抽动了一下嘴角,表示配合。“真正的大笑在心里。”有声音从人群里传出来解围。

沈巍:卷入红尘这一年

沈巍饭局后陷入沉郁 图丨袁琳

可以坐下二十几人的大圆桌上摆满美食。他们摸清了沈巍的喜好,带鱼、皮蛋、海蜇丝……都是他喜欢的,还有他最钟爱的稀饭,每次聚餐都要备上一锅。有粉丝特意从家里做好红烧肉端过来。每隔几分钟,就有人跑过来给他夹菜。但沈巍始终闷闷不乐,只顾低着头吃饭,间或专注地盯着手机,不怎么说话。

饭吃到尾声,答案出现了。

沈巍突然放下筷子,把手机举到面前,开始声音高亢地念:“家人不是你增粉的工具。你心理太阴暗,你是畜生。家人没有愧对于你。从此我们跟你一刀两断,你没有我这个妹妹!”他一字一顿念出来,耳朵涨得通红,握手机的手直发抖。

“马勒戈壁!我做什么了?这样说我。我做什么了?”他连骂了好几次脏话,这是我跟他相处时间里唯一一次听见他说脏话。“我哪里对不起他们?我做什么了?我做什么了?”他激动地环顾周边的几十个人,反反复复说这几句话,好像期望他们给出答案。

发消息的是他的亲妹妹。起因是刚刚发布的一篇对沈巍的采访,报道里提到他跟家人的关系,以及家人给他带来的创伤。

饭局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老师其实很在意家人对他的看法,虽然他嘴上不承认。”一个粉丝在我耳边嘟囔。他们花了半个小时来平复他的情绪。“老师我们是爱你的。”“陕西就是你的家,老师。”沈巍全没听进去,他沉浸在自己的痛苦里,反反复复表述。

“人一生中连亲人都不认可,你们140万人不如她说的一句话。小飞说,”——他不自觉地提起小飞——“现在谁也打不倒你,只有一个人,就是你的亲人。我后来就被他打倒了。现在我的亲人又来了。他们一出现,你的大厦立马就倒了。”

最终冷静下来,他垂头丧气地说:“我现在所得到的东西,跟我得到的苦恼和痛苦,我看起来一点都不值。”

这样的话沈巍在多种场合表达过。两天前,他受邀到咸阳一个有四百多万粉丝的直播网红家做客,在别人的直播间里,他再次提起自己的处境——除了聊自己,他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他谈到自己苦于没有更好的机会,提到“后悔”这个词,他说“火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一百多万粉丝他根本不在意,没意义。但是他被推入其中,不能放手。

他用一句话概括自己的困境:“因为衣食无忧,反而为之担忧。”

沈巍:卷入红尘这一年

沈巍与粉丝们聚会 图丨袁琳

三月份,沈巍频繁提到这个时间点。那是他人生的新起点(点击查看《跟“沈大师”在魔都黑暗漫游》)。在那之前,他是徘徊于上海高科西路一带的流浪汉,

本文来自谷雨实验室,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安珀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