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安珀新消费首页
  2. 资讯

芒果超媒还能更“浪”吗?

如果要定义这个夏天,那一定是“姐姐的夏天”。

从6月12日首期节目上线至今,旨在打破现有女团印象的《乘风破浪的姐姐》正片在芒果TV页面的播放量突破24亿。目前,微博#乘风破浪的姐姐#话题阅读量已超过298亿,讨论人次超1185万。

7月10日,作为芒果TV运营主体的芒果超媒公布了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1-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4-11.4亿元,与上年同期增长29.42%-41.86%。这一数字已接近公司2019年全年净利润的11.56亿元。

从单季度来看,公司Q2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5.6-6.6亿元,同比增长45.2%-71.2%。二季度利润增长相比一季度显著提速。

创下这一业绩,前期没有任何宣发、微博热搜停更下,首播上线两日播放量破3.6亿的《姐姐》绝对算得上“头号功臣”。

2020年以来,芒果超媒股价累计上涨108.38%。7月13日《姐姐》第二次公演后,芒果超媒总市值更创下历史新高,突破1315.52亿元人民币。而截至7月18日美股收盘,爱奇艺总市值163.7亿美元(约为1148亿元人民币)。从这一数字来看,芒果超媒的市值已由于新一季度的营收大增而远远反超爱奇艺。

从选秀节目日益泛滥的现状来看,不是所有选秀都有可能成为如此有话题度的“现象级”。眼看赛程过半,《姐姐》之后,芒果超媒是否能继续守住这千亿市值?

姐姐们自带的背后资本

本次参加节目共30位姐姐,年龄层在30-52岁之间。最终,将在节目中以女团选拔的形式,决出5位姐姐成团出道。节目播出后,观众感叹姐姐们的勇气的同时,也为芒果TV的这一大胆策划捏了一把汗。

节目目前进程来看,剧情没有走炒作“撕逼”的路线,而是实实在在地做女团选秀:演员黄晓明担任成团见证人、乐华娱乐创始人杜华担任女团经理人、英皇娱乐知名经纪人霍汶希担任女团总顾问、音乐人赵兆担任音乐总监、舞台导演kenn担任舞台总监。

但与此同时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是这30名姐姐参赛呢?

与现在市场上普通的女团选秀一样,选派练习生的经纪公司属性不同,姐姐们的职业属性和资本属性也有所不同。

按职业划分,30位姐姐可分为歌手、演员与主持人三个类别。其中,跨界参赛的演员占据了大多数。

芒果超媒还能更“浪”吗?

姐姐们来自内地、香港、台湾三地,背后的公司不乏女团选秀中经常露脸,成功推出出道或热门练习生的英皇娱乐、1CM领誉、泰洋川禾等综合类娱乐经纪公司。

芒果超媒还能更“浪”吗?

但与普通女团选秀中没有太多话语权的练习生们相比,姐姐们参赛的起点便挟带了自己原有的资本。

30名姐姐中,和芒果台有过交情的姐姐占了大部分,从“选秀湘军”走出的姐姐也接近三分之一。也包括节目主题曲《无价之姐》的演唱者、《2005超级女声》全国总冠军李宇春。

芒果超媒还能更“浪”吗?

此外,据小鹿角·音乐财经统计,有16名姐姐已经开设了自己的个人工作室,也有拥有自己新民族音乐厂牌“生养之地”的唱作人阿朵。

更为瞩目的,还包括巨力集团“少奶奶”黄圣依和带着发掘演员的目的上节目的耀客传媒“老板娘”张萌。

芒果超媒还能更“浪”吗?

闻《姐姐》而来的赞助商们

《姐姐》播出的同时,拿下总冠名的微商品牌“梵蜜琳”也引起了网友们的广泛关注。

据业内人士透露,《姐姐》在2019年仅按照B级综艺招商,因为未播先火,临时被调成了S级。相传,梵蜜琳以4000万的市场超值价,就拿下了《姐姐》的总冠名权。

《姐姐》播出后第二天,梵蜜琳的词条便在百度指数达到峰值,超过开播前一天的3倍。临近618,梵蜜琳官方淘宝店铺中的“梵蜜琳贵妇膏”月销量超过了3600笔交易。

节目播出后,广告商也已经与多位姐姐达成商业合作。伊能静成为了总冠名梵蜜琳的首席体验官,金莎也在品牌的中插广告中频频露出。黄圣依、蓝盈莹等节目中的热门选手也陆续官宣了品牌代言。这不管对于品牌自身的宣传,还是急需人气的姐姐来说,都是一门双赢的买卖。

芒果超媒还能更“浪”吗?

据兴业证券经济与金融研究院整理,2020年上半年,芒果自制综艺招商优于腾爱优三大平台。

截止2020年6月底,芒果系自制综艺年内上线29款,共105个招商广告主,平均每款综艺拥有3.6个招商广告主。大幅超过腾讯视频(16款,平均2.7个)、爱奇艺(12款,平均3.9个)、优酷(10 款,平均1.6 个)。

目前,《姐姐》中口播和拥有中插广告的赞助商超过15家,涵盖美容护肤、食品、手游等多领域。同时广告商的数量还在随着节目的热度看涨。

此外,奥利奥等品牌也借势推出了《乘风破浪的姐姐》星光榜,打造#乘风破浪的姐姐#微博话题页,通过微博互动等方式,粉丝可以帮助节目嘉宾注入星光值,助力自己喜欢的姐姐登顶榜首,赢百万微博资源。

除了日常的广告物料,作为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多年的女艺人,对于现在如火如荼的短视频社交和直播带货,各位姐姐也是门儿清。

不仅腾讯微视为姐姐们量身定制了直播栏目,姐姐们也经常在微博、抖音、小红书等社交平台分享自己的日常和生活体验。小红书还在站内开设了最红姐姐榜,参与打榜的用户便有机会获得上榜姐姐们的互动翻牌机会。

芒果超媒还能更“浪”吗?

6月26日,《姐姐》联手抖音进行了4个小时的直播带货首秀。

本场直播中,“姐姐”吴昕、丁当、海陆与“成团见证人”黄晓明一起,推广了金典有机奶、SKG按摩仪等节目赞助商品牌的产品,25%的商品通过节目合作伙伴唯品会进行跳转购买,75%的商品通过直播独家合作伙伴抖音小店进行跳转购买。

但作为直播带货首秀,《姐姐》该场直播在线人数峰值仅超过10万人,商品销售总额也不到400万元。这样的成绩实在乏善可陈。

相比较此前综艺IP的联动直播,《向往的生活4》中,与薇娅联动的一个多小时直播里,销售额就超过了520万元,《王牌对王牌5》收官夜的两小时直播间,收获1200万+总观看量,777.7万成交额。

另外,本场直播还特别推广了芒果TV会员年卡,同时赠送《姐姐》典藏卡。根据新抖数据,直播年卡销售额共计10.6万元。《姐姐》的节目热度显而易见,节目的播出确实一定程度拓展了芒果TV的付费用户群。

据民生证券分析,预计芒果TV上半年会员收入同比增长50%以上,会员业务营收同比增长50%以上。

《姐姐》之后,芒果还“浪”得起来吗?

2017年,芒果超媒启动重大资产重组,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了快乐阳光(芒果TV)、芒果互娱、天娱传媒、芒果影视和芒果娱乐5家公司100%的股权。此后,公司转型为新型主流媒体产业集团,立足于芒果TV新媒体平台,形成了完整的新媒体产业链布局。

同年,芒果TV与湖南广电签署协议,以三年不足15亿元的价格,买下湖南卫视于2018年-2020年期间播出的独家电视节目网络版权。相对于如今单集动辄百万且价格不断走高的热播剧网络版权费用,内容成本优势明显。

在各大视频网站以“烧钱”亏损的方式维持积累的局面中,2017年,芒果TV已经实现扭亏为盈。

2018年,芒果超媒“借壳”上市阶段,证监会就曾对公司是否对湖南台存在重大依赖,其业务、人员、财务是否独立等产生疑问。根据以上协议,今年之后,芒果TV的独家采购权已到期,芒果超媒是否仍能够继续保持其内容优势,依然是市场的未知数。

《姐姐》的热度之后,芒果超媒的市场潜力是否能够支撑起1300亿的市值?冷静思考下,这一问题也尚打问号。

《姐姐》之前,本寄予厚望,邀请到王俊凯、谢霆锋等坐镇的《我们的乐队》完结,至今累计播放量为18.3亿,对标《中国新说唱》的《说唱听我的》也未能引起太大的水花。《姐姐》之后,芒果TV又该如何继续制造爆点呢?

就在《姐姐》开播,全民沸腾之际,芒果超媒同时公布了预备综艺《披荆斩棘的哥哥》和更多模仿综艺。

《追逐梦想的哥哥》:

《天天向上》季度特别企划,旨在帮助演艺圈18位30+的男艺人实现未完成的舞台梦想。

参演艺人:筷子兄弟、曾毅、陈志朋、孙耀威、胡兵、聂远、罗中旭、印小天,黄格选、张伦硕、敖犬、周艺轩、陈翔、张远、高瀚宇、魏巡、袁成杰。

《披荆斩棘的哥哥》:

30位有男团梦的哥哥参加,主打突破极限+挑战自我。

《元气满满的哥哥》:

湖南卫视代际互动观察类游戏综艺。

参演艺人:胡军、蔡国庆、李维嘉、吴奇隆、王耀庆、杨洋、陈学冬、黄明昊、王鹤棣、王彦霖。

尽管“披荆斩棘的哥哥”这一话题同样带起一波话题讨论,但《姐姐》的火爆来源,有制作方的策划,也有各位成熟姐姐们自己的个人女性魅力。对于哥哥们这种跟风“蹭热度”的节目内容,大多数网友还是抱有并不看好的态度。

反观,从湖南广电出走的“传媒湘军”进入爱优腾,不断输出的综艺内容正在接连夹击芒果超媒。

龙丹妮团队:创立哇唧唧哇,腾讯视频选秀艺人运营公司。

都艳团队:创立七维动力,《创造101》《少年之名》制作公司。

雷瑛团队:创立鱼子酱文化,《偶像练习生》《青你》系列制作公司。

2019年末平台公开数据显示,爱奇艺、腾讯、芒果TV三家的月活跃用户分别是6.1亿、5.2亿和1.27亿,同时,付费用户上看,芒果TV更是另外两家的六分之一。缺少爆款内容,这是芒果TV被甩在第二梯队的重要原因。

但尽管爆款率低,芒果超媒也开始努力尝试,将自己的团队和内容向更加年轻化的方向倾斜。

6月举行的2020战略发布会上,芒果TV宣布成立芒果学院,希望通过“金字塔造星计划”培养头部KOL 及成熟PCG制作人。

该战略脱颖自芒果TV于2019年启动的“大芒计划”。平台资源上,芒果学院将向学员提供“三年100+剧集、200+综艺”的资源支持。师资上,学院特聘辛巴作为网红训练营的院长、吴晓波老师为荣誉院长。

平台将凭借自有的产品链,助力签约艺人的发展。同时,优秀学员也有望反哺芒果生态,在爆款内容、电商零售、品牌营销三方面,为芒果TV的自制内容提供全新的活力。

就像《姐姐》中的“X”,这支开拓了《超级女声》的草根选秀、《我是歌手》的歌手竞技真人秀历史的综艺湘军,显然还需要更多的时间证明自己的无限可能的市场价值。

本文来自音乐财经,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安珀新消费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