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锅食材超市的“戏法”:旧把式,老套路?

皇帝的新装,有时候只需细细睁眼一看:火锅食材这一品类,真的能单独支撑起一个商业模式吗?

疫情之前,老板林萧(化名)加盟的火锅食材超市里,时而排着长队,门店的员工也从3位增加到4位。然而,疫情过后,生意顿时变得冷冷清清,“收入骤减近一半,没想到风口过的这么快”林萧无奈地说。

去年,经过1个月的装修和筹备,林萧的火锅食材超市疫情前在北京顺利开业,但好景不长,“门庭若市”的生意仅持续了不到半年,就归于平静。

火锅食材市场,这个被创业者们“寻觅”出来的一片红海,正站在零售舞台的聚光灯下,成了众多巨头和玩家争相进入的赛道。

火锅食材超市的“戏法”:旧把式,老套路?

资料显示,专供火锅(烧烤)食材生鲜供应企业锅圈食汇不到1年的时间,累积融资近9亿元,且3年内在全国开设了近3600家门店;而懒熊火锅也在今年5月宣布完成数千万人民币的融资。

不仅如此,速冻食品行业龙头三全、安井等也相继进入赛道。

而阿里前不久申请的多个“盒马火锅”的商标,也将这一市场推向“高潮”,盒马此举是想在未来,销售以食材为主的火锅套餐,还有不少超市、前置仓的到家业务,纷纷开设“火锅”频道,欲从中分一杯羹。

“家庭火锅”这一细分市场的战火正在拉开序幕。

但冷静下来思考,这个直接面向消费者做火锅食材零售的生意,真的有市场吗?火锅食材的毛利能否撑起加盟商的成本,让数千名加盟商蜂拥而至吗?

1 投资40万,尚未“回本儿”

通过走访火锅食材的超市,《灵兽》发现不到百平米的门店内,铺满冻柜,数百个SKU,主要提供火锅、烧烤和日常用的食材以及预制菜品,从火锅底料、蘸料到涮品皆有。同时,消费者也可以在线上平台下单购买。

林萧告诉《灵兽》,品牌方不收取店铺的加盟费,开店成本在30万元左右,但先后资金投入40万元了,目前尚未“回本儿”,主要是租金和设备的费用。

对此,林萧进一步解释“半年的租金12万元左右,装修及货架的费用是七八万元,冻柜和岛柜等费用在5万元左右,开业铺货在8万元左右,加盟商需要缴纳管理费3万元,其他设备零零散散也有3万元”,如此粗算下来,合计在30万元左右。

当再次询问何时能够盈利时,林萧表示,“如果按照疫情的营收,3年应该差不多,但目前有点儿不乐观,这个具体也要看个人的经营能力”。

陷入“困惑”的不止是林萧。近日,新京报媒体的一篇报道,也将火锅食材超市的加盟推上风口浪尖。

在新京报记者调查中,锅圈食汇北京招商工作人员对外宣称,不收取加盟费,统一要求选址一家临街60平方米至80平方米的店面,标准店铺启动资金需要25万元至28万元,费用包含店铺的基本装修、店内设施购买、首批食材物料费用以及押金2万元等。

火锅食材超市的“戏法”:旧把式,老套路?

并且报道中招商负责人称,平均10个月或者1年的时间即可回本。

而当《灵兽》向加盟商林萧,问起标准店铺启动资金25万元够不够时,他立即摇了摇头。

林萧表示,除了上述的成本,日常经营成本也不是小数,尤其在一二线城市,每天3位员工的工资就近千元,还有水电费这些隐形成本,如果按照毛利28%计算,每天也得收入近万元才能盈亏平衡。

但显然非常“吃力”。不仅因为在北方的气候下,吃火锅的季节就不长,相当于只能做半年的生意,而火锅食材超市本身也是项目综合毛利较低的行业。

一位超市运营负责人向《灵兽》透露,商超内火锅食材类的毛利维持在25%左右。

这个数字,是远远低于餐饮店50%以上毛利的,而过低的毛利让加盟店的盈利情况更是“雪上加霜”。

2 火锅食材超市,弊大于利

有人说,火锅食材超市的生意,是接棒社区店的新零售业态,尤其是受到疫情的“宅经济”和“懒人经济”的影响后。

今年2月24日,嘉御基金、IDG资本、不惑创投为锅圈食汇投资5000万美元;7月30日,锅圈食汇宣布C轮融资获得6000万美元。不到1年时间,锅圈食汇已累计融资近9亿元。

而5月28日,字节跳动旗下的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新增一项对外投资——火锅中餐连锁生鲜便利店懒熊火锅,投资额为数千万元,持股比例达到15%,这也意味着字节跳动成为懒熊火锅的第四大股东。

火锅食材超市的“戏法”:旧把式,老套路?

为何如此过于细分的市场,集中受到投资人的青睐?

一位行业投资人告诉《灵兽》,火锅食材超市的项目具有一定的优势。首先,选址在社区底商,距离用户非常近,且产品品类齐全,售价比大型超市便宜10%。

更重要的是,定位“在家吃火锅”的细分场景,也让其更具专业感,因此有一定的用户基础。

另外,该投资人预测,从表面上看,一家火锅食材超市并不一定具备投资价值,但也许是便利店的切入点。

但事事具有两面性,相比火锅食材超市目前的整体乱象和难度,劣势则更为明显。

林萧向《灵兽》表示,加盟后发现整个环节并没有壁垒,严格来说并非属于生鲜的赛道,而是冻品供应链。

火锅食材超市的“戏法”:旧把式,老套路?

据悉,锅圈食汇和懒熊的加盟模式较为相似,总部只提供冻品等商品,净菜则是由加盟商自行采购,“冻品的损耗很容易控制,净菜需要自己筹备,这部分也需要消耗成本。”林萧称。

纵观整个“火锅食材”的市场竞争并不小,不但大型的商超、社区菜市场、前置仓以及到家业务等各类线上、线下渠道都形成竞争。

而另一位火锅食材超市的加盟者向《灵兽》表示,起初品牌方有开店商圈保护,3公里范围内只有一家,但后来修改到1.5公里。

但由于在冻品供应链的一环,也是没有壁垒,极易复制,因此,“火锅食材超市”门槛非常低,其他同类品牌可以近距离开店。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食材零售项目对加盟店自身的库存管理能力,也有一定的要求。

《灵兽》登陆锅圈食汇商场微信小程序发现,食材价格比较亲民,羊牛肉卷一盒价格为18元上下,素菜价格为6元上下。

不过,羊牛肉等多款餐品并未标注分量、生产日期、具体产地等详细信息,每日的销量也并未显示,可见,线上目前并未规范化。

火锅食材超市的“戏法”:旧把式,老套路?

3 本质,撬动供应链

无论在加盟商眼中,还是在消费者眼中,火锅食材超市是一个看似门槛很低的项目,无非是做火锅食材的集合店,将供应链整合起来。但现状是,品牌方在跑马圈地,发展加盟商做规模化,抢夺市场。

正如零售的本质一样,食材超市也是供应链和效率的比拼。

通过多门店,提高订单量,从而撬动上游效率革命,这背后不仅仅是食材供应链的资源整合。

也只有当品牌大规模的开店,引进加盟者,采购才有优势,终端的产品定价也就更有竞争力,这也是为何品牌方不收取加盟费,虏获更多加盟者的原因。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品牌方应该有足够强的物流体系和管理制度去支撑。

火锅食材超市的“戏法”:旧把式,老套路?

一位投资人向《灵兽》表示,火锅食材形成连锁化,需要品牌方不仅有门店标准化体系(包括产品、装修、人员、管理系统),构建物流冷链网络,还要有数字化的供应云系统等,否则将会面临更多的加盟商退出、关店,最终成为炮灰。

而对于此前能够火爆到门店排队的现象,投资人表示,受到疫情影响,是年轻人无聊经济催生居家火锅DIY的集中大爆发。

但疫情过后,居家火锅消费频次低、需求并不大、复购率低,与火锅店聚餐相比,还缺少社交属性,味道和体验也有一定差距。

最后,林萧告诉《灵兽》,加盟者在选择加盟品牌时,供应链是考虑的重点,要确认哪些是需要自己采购、食材配送的方式、周期等,如果是以寄件的物流方式,说明品牌方的供应链无法触及该区域,加盟商的利润也会因此受到影响。

其实,林萧心里清楚,这个店短期内无法恢复到疫情时的样子,但他仍旧对市场充满敬畏之心。

一切从来就没有变过。与很多打着加盟旗号的模式或企业并无太大区别,只不过,这一次品类换成了火锅食材,行业打上了生鲜、家庭火锅、未来前景的标签,本质上仍然是换汤不换药,追求短期利益,以设备、产品或原料、加盟费等各种方式,从加盟商上“套利”。而这样的旧把式,却能屡屡让行业、资本甚至加盟者一哄而上,虽是老骗局,却不乏甘心上当者。

皇帝的新装,有时候只需细细睁眼一看:火锅食材这一品类,真的能单独支撑起一个商业模式吗?

本文来自灵兽,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安珀新消费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