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做直播,能靠YY吗?

2008年问世,发迹于游戏门户,并依托YY语音衍生直播业务,之后从千播大战中杀出,逐渐发展成为国内老牌直播平台,如今YY(欢聚集团)国内业务将被百度收购。

10月26日,相关媒体报道百度收购YY国内业务的谈判已接近完成,交易价格在30亿美元至40亿美元之间。合并后YY客户端将继续保留,内容和技术同步提供给百度,国内直播团队也将划归给百度。其中YY海外业务不在此次交易范围内,继续保持独立运营。

目前,百度和YY双方均未回应。本次消息传出后,有网友挪揄道:“没想到欢聚成了国内直播平台最大赢家,虎牙卖给了腾讯,YY卖给了百度。”

无论对于YY还是百度而言,几十亿美元的交易数额都不是个小数目,双方都要站在各自的角度考虑这笔交易的得失,但从传出的消息来看,如今谈判基本落定,可见交易双方十分「情投意合」。

01 蓄谋已久的百度直播

作为国内老牌的互联网公司,百度在直播业务上的布局十分迅速。

在2020年百度直播的动作频频,大多人了解百度的直播业务也是从今年开始,但实际百度在2018年就已上线直播,此前主要以秀场模式为主。

百度做直播,能靠YY吗?

今年3月份,百度开始大量招聘与直播相关的岗位,包括直播产品经理、直播产品运营、直播电商运营等岗位。同期百度百家号上线直播功能,主播可以通过百家号开直播与粉丝实现实时分享与对话。但当时各家直播平台早已在市场立足,百度直播作为后来者并没有引起多大轰动。

百度从今年5月之后在直播上开始发力,在5月13日的移动生态大会上,百度推出直播「聚能计划」,以泛知识直播为核心,宣布将拿出百亿流量和5亿补贴来培养优质直播创作者,打造1000位月收入过万的主播。5月14日,百度在微博上宣布李彦宏和樊登将在百度直播上进行跨界对谈。这算是李彦宏的直播首秀,其为百度直播站台之意不言而喻。

此前,李彦宏亲自出面站台的百度业务包含百度无人车、AI、大数据引擎等,每样业务都是百度的重中之重,可见李彦宏对百度直播业务的重视。

此后,百度直播业务进入快速发展期。6月中旬,百度直播被媒体爆出正在接触大量知名大V,其中涉及健康、文化、科技、财经领域的多名人士。百度集团执行副总裁沈抖曾强调,百度直播的核心是信息和知识,而这次「拉新」也被认为是百度打造泛知识直播平台的关键动作。

到了6月底,有业内人士指出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直播中台已搭建完毕,由古丰(真名为陈罗金)负责团队事务。在此之前,百度的直播业务并没有专门的部门承载,直播被归属到移动生态事业群,分别由百度App、好看视频、全民小视频、百度贴吧四端产品相互协同,最终由沈抖全盘负责。

中台这个概念最早由阿里在2015年提出的「大中台,小前台」战略中延伸出来,相对于前台和后台而言,中台作为一个基础服务支撑,可以协调赋能各个环节的参与者,阿里、腾讯、字节等均有自己的中台。此前字节跳动在2019年开始搭建「直播中台」,以此来支撑字节跳动旗下的直播业务。

这次百度直播中台的搭建,将为百度发力直播业务提供技术和资源支持。

除了泛知识直播领域,百度的直播业务也涉及泛娱乐直播和电商直播。在10月12日,百度上线了一款泛娱乐直播产品「音啵」,根据介绍,「音啵」是一款集合语音交友房、秀场直播等功能的「泛娱乐直播+社交」产品。

在电商直播方面,早在4月份就有用户爆料百度app在灰度测试电商直播功能。此前李彦宏在直播首秀中也提到百度直播带货业务。艾媒咨询曾预计2020年我国在线直播的用户规模将达5.26亿人,直播电商销售规模将达9160亿元,因此百度布局电商直播也有现实意义。此外,百度在10月19日投资了电商直播服务商卡美啦,这也是其布局电商直播领域的又一明证。

总而言之,百度直播业务如今被赋予了更多的期许,早已上升到公司核心战略层面,因此百度收购YY绝不是无心插柳。

02 百度与YY情投意合

毫无疑问,百度收购YY直播是为了给旗下的直播业务「添柴」。但对于YY来讲,分割国内业务也未尝没有脱身的意思。

作为国内直播行业的老牌平台,2016年,YY乘着移动直播风口崛起。经历了激烈的千播大战后,YY 直播、虎牙直播各自成为秀场直播和游戏直播两个赛道上的佼佼者,巅峰时期,YY市值曾突破500亿元。

但从2018年开始,直播风口不再,短视频快速崛起,用户时间被抢占,抖音、快手成为流量寡头。随着国内直播平台流量红利期退去,YY直播的落幕只是后直播时代中的一员。根据YY的财报信息显示,自2019年第二季度到2020年第二季度,YY直播的付费用户增速分别为19.1%、14.4%、9.8%、-3.6%、-2.2%。很明显,YY直播的营收业务正在走下坡路。

百度做直播,能靠YY吗?

有意思的是,在国内业务低迷的情况下,国外业务反而愈发见涨。

在YY公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中,欢聚集团全球平均移动端月活跃用户同比增长21.0%至4.57亿,其中91.0%来自海外市场。全球直播服务的移动端月活跃用户同比增长20.4%至1.023亿,其中YY直播用户4120万,中国以外为6110万,包括来自于Bigo的2940万以及来自Hago的3170万。

此外,在今年第二季度,Bigo直播收入高达29.5亿,同比增长158.8%,在集团直播收入中占比首次过半。欢聚集团CEO李学凌曾说过:“在直播领域,欢聚在全球看不到竞争对手。”因此,在国外业务强势增长的衬托下,YY出售陷入瓶颈的国内直播业务并不难理解,况且前段时间已经上演了「虎牙归鹅」一幕。

早前在2018年3月8日,腾讯以4.6亿美元战略投资虎牙直播。今年4月,腾讯行使控股期权,以2.63亿美元现金从YY手中收购了1650万股虎牙B类普通股。这笔交易使腾讯成为虎牙的最大股东,并占虎牙总投票权的50.1%。9月份,欢聚集团与腾讯控股全资子公司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向腾讯转让3000万股虎牙公司B类普通股,自此虎牙进入腾讯全资控股时代。

百度做直播,能靠YY吗?如今YY把国内直播业务出售给百度,国内直播业务基本全部舍弃,对于有「豪赌」气质的李学凌来说,全力押注国外业务也是一种选择。

在这次合并后,已有的报道显示YY客户端将继续保留,内容和技术同步提供给百度,国内直播团队也将划归给百度。对于百度而言,YY直播作为国内直播行业的老牌选手,不管是直播行业的技术、人员管理经验,还是成套的直播盈利体系,对于重注加码直播的百度来说都有很强的吸引力。

基于此前百家号总经理杨潆的对百度直播愿景的阐述:“百度直播的愿景是做最有价值的泛知识直播平台。”百度集团执行副总裁沈抖也曾强调,“百度直播的核心是信息和知识。”因此收购YY直播后百度得到更多是团队和技术,不会轻易更改百度早前定下的泛知识直播平台的特性。

但YY直播在泛娱乐直播领域的经验,也能给百度直播带来更多的可能性,拿此前百度上线泛娱乐直播产品「音啵」来说,能看出百度在泛娱乐直播有自己的打算。

除此之外,百度虽然一直在强调布局AI业务,但其目前的营收更多还是来自广告。财报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百度总营收为260亿元,其中来自于在线广告的收入为177亿元,同比下降8%。

百度需要扩充自己的营收渠道来为AI业务保驾护航,百度官方称疫情期间观看直播的用户数相比疫情前增长了430%,因此在疫情下表现突出的直播业务被赋予重任。而此次收购YY,更凸显了百度对直播业务的重视。

03 百度直播未竟

百度搜索引擎巨大的流量是其他直播玩家没有的先天优势。

数据显示,2020年1、2月,百度日活用户始终保持在2亿以上,峰值接近2.5亿,人均使用时长增长30%,庞大的用户为百度布局直播行业打下基础。因此,如何利用百度搜索为直播引流,把既有的流量和直播业务进行最大化结合,成为百度直播业务的重点。

李彦宏曾在直播中谈到一个典型的场景:用户搜索未必能够找到答案,或者没那么快找到答案,这个时候可以匹配用户去到合适的直播中,直接询问该领域专业的主播们,并且得到及时的反馈。此外,主播通过百家号开通直播后,直播视频可以在百度移动端推荐展示,并且能在百度移动端搜索结果页中出现,因此用户通过移动端搜索的方式可以为直播间引流。

但此次收购YY直播后,百度的直播之路或许并不会一帆风顺。

收购YY直播对于百度直播业务而言,更多是技术和经验的加持,并不能改变如今直播的行业格局和百度的直播布局。更何况和YY直播一样,百度直播也要直面抖快对用户的吸引力,前段时间斗鱼虎牙合并就是行业头部平台抱团的表现。

百度做直播,能靠YY吗?

差异化竞争是百度直播的策略之一。目前,百度的直播方向是泛知识直播领域,这和百度现有的产品有一定契合,百度知道、百度百科、百度文库等app本就属于知识领域。但需要注意的是,头部直播平台虎牙、斗鱼也有知识类直播,在其app上都有相关的泛知识领域直播版块。

另外,抖音、快手、B站在近年来也开始发力知识类视频,抖音在2019年3月推出「DOU知计划」,今年2月,抖音官方宣布平台上粉丝过万的知识创作者已达到9万。而在《快手知识社交生态报告》显示,快手知识内容创作者总量已超过54万,创作的知识短视频内容量近1.2亿条。

对于B站而言,2018年B站学习类直播时长达146万小时,成为B站直播时长最长的品类。2019年,陈睿称B站有1827万人在此学习,是2018年高考人数的2倍。

更重要的是,泛知识领域对用户是否有长久的吸引力有待考证。拿最近B站知识区up主罗翔而言,其粉丝在近期突破千万,但飞瓜数据显示,罗翔的粉丝们中关注搞笑日常占到23.79%,而关注知识科普占到15.53%,这也能反映出在快阅读时代知识科普类视频的局限性,放到泛知识类直播上亦然。

百度做直播,能靠YY吗?除此之外,目前百度直播平台赋予主播的流量和利益对于那些在直播行业沉淀已久的主播而言构不成强烈的吸引力。更何况直播行业中的主播公会和直播平台的关系早已开始加强,百度直播想要挖人没有那么容易。

最重要的一点,和市场上有成熟盈利体系的直播平台相比,百度直播的盈利模式还有待验证。整体而言,百度的直播业务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来自新熵,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安珀新消费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